あぁ~あぁ~エイトレンジャー♪

本blog所載文章未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!

--/--/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06/09/17

渋谷すばるwith大倉BAND Concert 9/17 1部 repo 

渋谷すばるwith大倉BAND Concert 9/17 1部


 

●shelter
suba把原來的歌詞
「信じたい 信じ続けてたい つまりはそれが真実(想要相信 想要一直相信 就是説那就是真實)」
改成了
「信じてた 信じ続けてきた つまりはこれが真実(相信著 一直都在相信著 就是説這就是真實)」
在唱“這就是真實”的時候,還指著腳下的舞臺。


●∞SAKA おばちゃんROCK
一開始時因爲suba忘了拿麥克風,所以重來了一次(笑)


●MS單元

TALK的部分

tachori“聽説你克服了對香的討厭了?”
但suba好像並沒有克服。
tachori“香的魅力是?”
suba“笨蛋啊你!都說討厭了還會有魅力嗎!”(笑)

然後不肯定是1部還是2部的時候,
tachori“聽説你去埃及錄音了?”
suba“是啊~。那裏的氣候對喉嚨挺好呢。駱駝也...”
雖然suba很努力地回應tachori亂來的話題,但最後還是屈服了、說“埃及還是有點勉強呢~”(笑)

這場suba給大倉的課題是

1.「T-back」
歌詞内容大概是從雞的叫聲開始、到最後說原來雞是喜歡T-back的...= =

2.「縮んでる(在縮水)」
唱完T-back之後,
倉“已經不行了...真的、在縮水”
suba“在縮水...?哪裏在縮水??”
倉“怎麽說呢~、全部”(一邊到處摸著自己身體一邊說)
suba“那麽、請聼大倉忠義的「縮んでる(在縮水)」”
倉“...!!”

然後歌詞大概是
“在卡拉OK房裏~弄翻了烏龍茶~烏龍茶的污跡很難洗掉~放入洗衣機裏洗了好幾遍之後...縮水了”= =

3.「僕の実家は焼き鳥屋(我老家是烤雞店)」
suba又把大倉家擺出來了(笑)

倉“我已經有很大壓力了!”
suba“笨蛋啊你!大家都這樣期待著、你就別説壓力什麽的啦”
倉“真是的、我要是因爲壓力而消瘦怎麽辦!”
(瘦點不是很好嗎~笑)

不過他剛開始唱“雞翅、軟骨♪”就被cut了。
倉“老家被暴露了、卻又不讓我唱,是怎麽回事??”
suba“是FIVE為你着想啊”


●MC

★前一天從福井坐巴士到東京,花了七個小時左右,淩晨四五點到達。

★suba想上厠所,不過在忍著(笑)

★兩人都說肚子餓了~

★suba總是唱錯大嬸ROCK的歌詞,FIVE爲此很困擾~

★介紹東京Jr.和上村君

跟13嵗的小Jr.身高不相上下的suba...有點微妙的笑著並排站著,正想後退一小步時
倉“subaru君”
suba“什麽事?”
倉“不要緊的,不說的話沒人會知道的”←你不就在說馬(笑)
suba“你說的是什麽?”←裝傻~

然後suba問Jr.的興趣還有喜歡的食物之類,竟然跟之前那次一樣,對相同的Jr.問了同樣的問題~
有個Jr.說最近迷上蠟筆小新,suba就叫他模仿一下。
那個Jr.就很困擾的樣子,然後不知哪個Jr.模仿Johnny桑說了句「youやっちゃいなよ!」
suba和大倉聼了都爆笑~

這次的焦點是站在東京Jr.中間的関西Jr.上村君!
本來是按順序一個接一個自我介紹的,但到上村君時,suba說“你、都認識你了,等下再到你!(笑)”

輪到上村君時,suba搭著他的肩膀好像很高興地說“這傢伙很害哦!”
suba說之前上村君說無論如何都想來看演唱會,suba問他自己一個能不能來,他說可以,於是suba就跟事務所的人說了,誰知來到才發現,原來上村君也有份參加演出,好像是事務所的人說反正要來的話就去表演吧(出ちゃいなよ)~

倉“跟subaru君關係很好嗎?”
suba就說之前跟上村君交換了mail地址,上村君就會在松竹舞臺劇結束之後發mail過來說“辛苦你了!明天也請多指教!”,在演唱會之前也會發mail來説“請加油!”之類的,真的是個好孩子~

倉“誒、這樣啊...爲什麽是subaru君呢?你是怎樣跟他變友好的??”
上“誒??”
倉“不覺得subaru君很可怕嗎?”
suba“才不可怕呢”
倉“但最初給人的印象不是很可怕嗎?”

suba就說,之前在松竹座的舞臺劇的本番中、在舞臺邊上stand by的時候,上村君突然過來、很緊張地問“subaru...君、那個...工作完了之後想跟你說聲‘辛苦了’之類的,那個、我知道安田君的地址、我可以去問他要你的mail地址嗎?”
suba回他說“哦~~可以啊可以啊”。之後上村君就突然不用敬語説道“那我之後去問他吧”

上村君說“不是啦,那是因爲緊張過頭了”

而大倉好像受到打擊,說之前在舞臺劇中上村君演他的弟弟,明明他都有常常很溫柔的跟上村君搭話,但上村君竟然沒有問他要mail地址...

上村君就說那是因爲他覺得一下子向那麽多人要mail地址好像不太好,然後對大倉說“請告訴我”。

但大倉又說“但是呢,你問了我的地址之後,下次給subaru君發mail時如果不發給我的話,反而會更受傷哦~”

suba就說“對了、之前在松竹座時收到上村君的mail,竟然寫著‘辛苦你了。今天的舞臺也很棒!明天也請多指教、安田君!’(笑)”
倉“哈哈哈哈~”
suba“我就想‘哇、他搞錯了’,然後回復了他。之後他又發過來說‘對不起!真的很對不起!現在在從松竹座回去的路上、正被fans追趕著,但還是很想發所以就發了,沒想到發錯了!對不起!’。我就想他還真辛苦呢~”
倉“那種時候就不要發mail了嘛(笑)”
suba“因爲平時都是舞臺劇一結束就發過來的嘛~。對吧?”
上村“是!”
suba“今天也加油吧!”

★SPECIAL GUEST——member登場~

yoko很莫名其妙地、戴著戰士的面具登場。
suba“啊!戰士耶!(笑)”
倉“真的耶!”
suba“你好你好。戰鬥時明明是素顏的,爲什麽現在卻要把臉藏起來呢?(笑)”
yoko“在私底下暴露出素顏的話是不行的吧”
suba“啊、聲音很普通嘛(笑)”
hina“我們約好一起來的哦。但這傢伙呢,竟然說因爲要去買面具所以遲點到”
yoko“但是呢,只花300円就能取得這樣的搞笑效果,很值吧”
yoko“不過呢,這個面具只有色、黃色、紅色和藍色,大家會爲此吵架的吧”
全員“......”
yoko“不行、這個好像不好笑哦”
suba“說起來,山先生,雖然你遮住了臉,但褲鏈卻開著呢。重要的部位沒有遮好哦”
hina“因爲yokocho他不會一個人穿衣服”

hina“有很多很讓人懷念的歌曲呢”
suba“是呢”
hina“唱這首サヨナラ的時候真的有一段時間サヨナラ(再見)了呢”
suba“嘛、真的是呢(笑)因爲發生了很多事嘛。”
yoko對hina喊“喂、你!”
hina“就因爲到了現在才能說得出來嘛”
yoko“你啊!是美國幽默嗎?你搞錯美國幽默的用法了哦!”←應該是色幽默吧...

suba“你們也有被拍到呢。像這樣~”
然後suba就模仿起映像中hina伴舞的樣子。
hina“是呢是呢!!(笑)”

suba“噢?maru chan、怎麽了?完全沒說過話嘛”
maru“嗯...今天有點怕生”
maru“縂覺得,看到了跟平常不一樣的一面。所以,縂覺得像不認識的人一樣...就像初次見面一樣”
hina“因爲這兩人是在工作,而我們完全是以私下的心情來看的嘛。”
yoko“那、我站在這邊”
(yoko就站到suba和大倉那邊,另一邊是maru、hina和yasu)(笑)

suba就說在小推車上經過他們面前時,yoko一個勁地摸他的腳,而且摸得比任何一個fan都要起勁(笑)
yoko“因爲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,就先摸了再説嘛”
倉“到他們面前時,因爲望向他們的話,他們就會被發現,這個驚喜就沒了嘛,所以我就想絕對不能望他們。但這個人卻一直在摸,我就想這樣沒問題嗎,向下一望,其他三人都在看著別的方向!”然後大倉就模仿他們的樣子~
suba“對!就只有這傢伙在摸!其他人都沒在看我們!”
hina“因爲這樣看著認識的人會尷尬嘛。去看前輩的live時也會這樣啊”
yoko“摸摸不就好了嘛!能摸的就要摸啊”(笑)
hina“你是大阪的大嬸嗎!”

hina“果然呢,shibuyan唱歌的時候是最耀眼的呢”
yasu“真的是呢”
suba“謝謝”
yasu“真的很感動!”
hina“很好呢”
yoko“大倉他、在吃東西時是最耀眼的呢”(同感~笑)
倉“是嗎?(笑)”
yoko“他同時吃著天婦羅蓋飯和咖喱的時候,我問他‘大倉、哪樣是伴菜?’,他就說‘那還用問、當然是天婦羅蓋飯’。那時我就想、我要一生追隨著這傢伙~”(笑)

★member退下去之後,suba和大倉就說member們説話的節奏很快,給人的感覺很濃厚,還說平時來看eito的live的觀衆每次都被喂得很飽才回去的吧~(笑)兩人一副很開心的樣子。

然後到FIVE。

上里亮太說yoko下巴的肉從面具邊露出來了~(笑)
suba就說那是很高級的“肉”,還說在某家店有賣哦~(笑)

然後看到中江川力也完全不説話,suba就問他怎麽了。
力也說“剛剛呢,和村上擦身而過的時候,他說我像BANANA MAN的日村,所以我正在消沉...”
力也還說他正想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的人生(笑)
suba“那傢伙...!!那傢伙每次打比方,舉出來的全都是搞笑藝人。有時都不知道他說的是誰。”

suba“這樣和FIVE一起表演真是隔了很久呢”
上里“是呢”
suba“這麽高興真是隔了很久呢”
上里“誒、那樣說可以嗎??”
suba“誒??什麽??”
上里“說‘隔了很久’什麽的,不是會讓人覺得有點那個嗎...不、還是沒事了”
suba“誒?什麽?怎麽回事??”
上里“不、沒事沒事”
suba“什麽啊?說嘛”
上里“今天吐槽特別害呢(笑)”
suba“才沒那回事啦(笑)”
上里“那個啦,說‘隔了很久’的話,不是會讓人想到‘那麽在這之前呢’這樣嗎”
suba“啊!不是啦不是啦,不是那個意思,只是說隔了這麽久又能和FIVE一起表演覺得很開心這樣。”
上里“哦、是那樣啊(笑)”
(日飯:雖然是誤會,但上里君有為suba説話中些許不當的地方而擔心,真的很溫柔~)

suba“在去福井之前,來東京進行了一次彩排,那時看了以前在NHK的映像呢”
上里“看了呢~真讓人懷念啊~”
suba“還說‘(那時真是)亂七八糟呢~我們’”
上里“是我們的事務所沒有的呢”
suba“完全是個Yankee嘛。很拽的樣子呢。”
suba“大倉是第一次看吧?”
倉“是啊。覺得很開心。”
suba“很開心?爲什麽?那時頭髮很卷吧?(笑)”
倉“對對、是很卷(笑)。能夠看到那時的subaru君真的很開心哦。因爲我啊,對於subaru君,只知道kyotokyo時代和成爲eito之後的部分,對那個時候的subaru君都不知道呢。在想‘到哪裏去了呢~’這樣。”
suba“啊、一直在家裏”
倉“做了些什麽呢?”
suba“隱居,遇到了很多事”
上里“啊哈哈”


●ENCORE

在唱【∞SAKAおばちゃんROCK】時,member四人再度登場!!

maru chan好像終于不怕生了,拿著數碼相機不停的拍照~
yasu把手插在工人服的口袋裏,跟在suba後面走,有時又跳啊跳的,可愛得不得了~~
yoko終于把面具拿下來了~

唱完這首歌之後,hina首先過去抱了suba,然後maru也過去抱了suba,再然後yoko也走近suba...不過從他身邊走了過去抱了在suba後面的yasu(害羞了嗎?笑)
之後suba把他們兩個拉開,去抱了yasu~
而hina和maru就在後面依次與大倉擁抱了~


而且據説不管是mc還是encore,member出場的時候都有注意著不要太搶風頭,因爲主角是suba和大倉~

在DIVE的時候,有日飯望了一下四位member,清楚地看到了yoko和hina的側面。
看到他們十分認真地凝視著舞臺的方向。
特別是yoko。他還會不時地觀察一下fans的樣子。
不知道他們有什麽感覺、在想些什麽呢~

果然eito的member愛最高呢~!!^^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Secret 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akatsuki8.blog52.fc2.com/tb.php/148-8c694df4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Profile

aka

Author:aka

Categories

Arcives

Search

Entries
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