あぁ~あぁ~エイトレンジャー♪

本blog所載文章未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!

2006/02/06

2006 Endless SHOCK場刊——錦戶亮 

      出演2006年的Endless SHOCK,真的是在正式演出不久前才決定的。得知這件事是在DREAM BOYS的休息室。社長把我叫過去然後就說:“你去演SHOCK。”(笑)吃驚是當然的,但因爲我上次也演過,所以完全沒有抵抗。應該說,心中湧起了“干就干吧!”這樣積極向前而又強勢的想法。說起來,也因爲上次的Endless SHOCK給了我很大的刺激,甚至改變了我心中對於工作的思考方法。當時深深感到自己力量的不足,只想著不更努力往上爬的話不行啊。正因爲能注意到這點,在Endless SHOCK之後的各項工作都變得比之前更努力去做,工作本身也變得有趣起來。對我來說,這個舞臺劇是一個很好的契機。正因爲這樣,這次也是讓我有更大成長的好機會。距正式演出的時間雖然很短,但我要盡我所能去努力。

      雖説是這樣,彩排還是很辛苦的。總之我想盡可能多參加彩排,甚至在DREAM BOYS的幕間休息時間我都會跑去彩排場地。但是,上次我也是沒什麽時間彩排,只是每天在家裏看錄影帶去記舞蹈動作和表演。那樣也能順利地完成正式的演出,從某种意義上來說,也能成爲我的自信來源。只是,這次因爲有了上次的經驗,如果不表演得更好是不行的。雖説演的是同一個角色,但表演得跟上次一樣的話也沒有意思,所以這次我想讓大家看到一個不同的亮,一個進化了的亮。

      再次得到參演的機會,讓我認識到了Endless SHOCK的劇團真的十分團結。我認爲那果然是因爲光一在凝聚著大家。我眼中的光一,是個專業意識非常高的人。演戲、殺陣、跳舞、唱歌、飛行、打鼓,明明要做的事比誰都多,但每一件都能出色地完成。所以,在旁邊目睹這一切的我們,也會想要更加努力。而且,其他的成員全都以呈現一個出色的舞臺為目標,團結一致,所以有什麽請教他們的話,他們都會很耐心地教我。上次也是,對於沒什麽時間參加彩排的我,米花總是毫不厭煩地親身教我所有舞蹈動作,真的幫了我不少。都是一起表演過的可以信的人,這次的故事内容也變得更加易懂,我想一定會比上次更快樂的。

      這部Endless SHOCK,我從上次就能固定地參加演出,因而對我來說,這是一部灌注了心血的舞臺劇。在這裡不僅僅是開心,還可以每天思考著各種事情從而不斷提高自己,所以就算只有一瞬間,我也想把我擁有的力量全部釋放出來。雖然翼也跟我道歉說“這麽突然(讓你替演)真不好意思,錦戶”,但爲了讓翼可以安心療傷,也爲了可以跟翼很好地聯係在一起,我希望能演出有自我風格的亮。我想在觀衆之中,一定有人是爲了翼才買票的。爲了不讓這些人失望,我想竭盡全力地去做,讓這一個月成爲無論對我自己來説、還是對觀衆來說,都是十分刺激的一個月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2/08/04

2002年 ANOTHER & Special Concert 場刊 

STORY

仰望起來簡直讓人眼花的藍天。展現在眼前的,是南海特有的蔚藍的大海。某個夏日,坐船去冒險的7個少年、SHINGO、YU、HIRO、YASU、MARU、ICHI、RYO,突然遇到暴風雨而遇難。被狂暴的大海抛出去的少年們...。

他們九死一生地漂流到一個島上,但在海邊卻看不到YU的身影,他們能做的只是對著一起為YU搭的墓穴、沉浸在悲傷之中。面對遇難的事實和同伴死去這種意想不到的狀況、受盡打擊的6人,面前卻突然出現了YU的身影。7人都深切感到,只要撿回性命,已經很值得高興了。
但是,這個島離日本有多遠、附近有沒有住著人的島、就連地圖上有沒有這個島,對於他們來説,這一切都是謎。雖然他們在島上四處探索過了,但到處都沒看到人影,看來,這是個無人島。
年長的SHINGO和YU鼓勵大家說總之性命是保住了,激勵大家要相信縂有一天會被救出,爲了在這個什麽都沒有的島上生存下去,要勇於面對冒險。團結一致面對生存挑戰的他們的表情,就像朝陽一樣耀眼地閃耀著。

但是,一天比一天強烈的只有不安和焦躁。努力想讓快要灰心的大家團結起來的YU和SHINGO、無法老實地贊同他們的HIRO、被絕望侵襲的RYO、還有患上思鄉病的MARU、YASU、ICHI。本應團結的7人,在被恐怖和孤獨折磨的極限狀態中,終于漸漸走向了對立...。

然後,在本應沒有任何人的這個島上,SHINGO、YU、HIRO三人,遇上了以HARIOSU爲首的一眾神秘人物,還被警告說“現在馬上離開這個島!”————。


訪問

村上信五

関西Johnny's Jr.以這種形式表演是第一次,我覺得真是得到了一個很好的機會。我所演的SHINGO、是要讓大家團結在一起的像leader一樣的存在。我也有被member看成leader的部分,所以與這個角色也有共通的地方。SHINGO雖然基本上是很冷靜的,但在不同的狀況下,有時也會失去冷靜。我會怎樣演出這個困難的角色,還請大家期待。

錦戶亮

RYO是一個很討厭紛爭、給人感覺挺消極、會一個人擔負起所有事的軟弱的孩子。特別從drama的途中開始,會漸漸擁有一種和大家稍微不一樣的存在感,所以要以怎樣的方式將那一點表現出來真的很困難。我也在有意識地讓説話的方式之類顯得慢一點、和氣一點。我想透過將這些方面清楚表現出來,來讓“RYO的存在”變得更容易明白。

内博貴

我所演的HIRO是,雖然嘴上說著“不可能會得救的啦”、反對著SHINGO他們的意見,但其實心裏是想著“想被救”的。想象一下如果我自己真的去漂流的話,我想雖然我嘴上會說著“絕對會得救的!”,但心裏其實是想著“不會得救”的。雖然表現的方法不同,但HIRO和我想的是一樣的事,所以這個角色演起來相當容易。在這個作品中,我也很少有地、能讓大家聽到我濃重的関西腔。

安田章大

我所演的YASU是將“很想念大阪、很想回去”這種心情、老實地向大家發洩出來的角色。說得清楚一點,就是豁出去演一個“可愛的孩子”。比起平時的我,YASU給人的感覺更像少年、更新鮮、更清新。我想,要演好這個角色的話,不變得更清新一點不行。我會在舞臺上努力塑造出“另一個自己”,希望大家能夠好好地看著只能在這裡看到的我。

丸山隆平

MARU這個角色,雖然平時是非常開朗,一說起話來場面就會被和緩…。但實際上也有軟弱的部分,漸漸變得不安,逐步走向了崩潰。如果將我的内心就這樣向外展示出來的話,大概也是這種感覺,我邊做就邊想,真的挺符合自己的性格呢。注意著說好臺詞、同時又以怎樣的方式來搞笑、能夠讓drama變得多有趣呢,這些都請大家好好看看。

水野清仁

對我來說,這樣真正的跳舞已經是睽違3年了,真的是隔了很久。因此自己本身也很期待,如果能夠受到注目就好了。因爲學校的安排的關係而不能出演ANOTHER雖然很遺憾,但我會連那一份也一起在concert中盡最大努力的,請大家支持我。

山裕

跟全部都相互很熟悉的成員一起表演,會知道如果這樣說的話、大概會有怎樣的回應,可以不用有所顧慮,演起來很輕鬆。我所演的YU,就算在氣氛很凝重的場面裏,也會突然的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話,很滑稽的緩和現場的氣氛。我總是提高著情緒、依靠本身的性格在演出,這是一個就算不特意去看、目光也會不自覺地跟著他走的角色哦。

渋谷すばる

HARIOSU是站在與漂流而來的大家相對立、孤獨一人的立場。絕對不能輸給大家的力量,要怎樣表現出孤立的感覺也很困難。而且,大家都是說関西腔,但只有我一個是說標準語。從語言方面來説雖然有點辛苦,但也比較容易融入角色。精彩之處是第一幕的最後吧。詳細的雖然不能透露,但可能會發生讓大家嚇一跳的事也説不定哦。

Profile

aka

Author:aka

Categories

Arcives

Search

Entries
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